在重庆潼南区。汇达柠檬的品牌可谓家喻户晓。从柠檬初级产品的即食片、冻干片。  在重庆潼南区,汇达柠檬的品牌可谓家喻户晓。从柠檬初级产品的即食片、冻干片,到柠檬蜂蜜茶,再到柠檬面膜、精油……这家企业把一颗柠檬的市场价值“吃干榨尽”。

    
  从新疆返乡后,代小平引进意大利深加工线,返乡创办了汇达柠檬。他告诉记者,投资农业要有敏锐的市场嗅觉,这几年企业重点做了两件事:一是在产业链前端,与全区20多家柠檬合作社合作,统一供苗、收购;二是在产业链后端,拐弯抹角深加工优势,开发多品类产品,年订单超过5亿元。
  同样是务农,大足区高升镇的张武也没走正常路。掌控“花源”,将深加工摆在田间一线,是他莳植薰衣草、玫瑰多年总结出的产业升级之策。
  “现代农业市场竞争,源头资源的争夺更关键。”张武说,芳香植物精油和纯露提炼对重金属、农残等指标控制异常严格。如果生产与加工脱节,难以有用据有市场。“把产业链延伸到最前端的莳植环节,真正实现原料可控、品质可控。”
  今年年初,随着深加工厂区投入运行,张武打造的芳香植物“莳植—研发—加工”全产业链满负荷运转,展望年产值将超过5亿元。
  当前,不少“新农人”下乡,已不再局限于传统农业产业这一单一领域,而向文旅融合、生态环保等全新领域集聚。
  在渝北区大盛镇天险洞村,社会资本与村集体经济布局合作,集旅游环境打造、村貌修复、林业建设于一体的“樱花小镇”正在推进中,当地上千亩林地和闲置农房得以盘活。
  “过去农民大量外流,全村500多栋农房有200多栋闲置,他国得到充实利用。”天险洞村支部书记廖有财说,结合群众意愿,通过合理规划,村里与社会资本组建合股企业,对闲置农房重新装修,既搞短租民宿,又有长租公寓,让乡村更美、农民更富。
  在确权确股基础上,不少农民还与下乡业主合股组建农业企业或合作社,既联产联业,又联股联心,抱团发展。
  对大足区三驱镇大桥村的农民而言,“农民股东”不算个新名词了。2017年,村里137户农民以260多亩土地参股大水井蔬菜合作社,当年就获得26万余元分红,占股多的1户能分7000多元。
  其实,合作社理事长王云成刚下乡时想法很单纯,就是想流转点地,雇些人种菜。但3年多的种地实践告诉他,要与农民利益与共,大家好才能真的好。“单纯流转土地,找人务工,规模一大监管就难。”王云成告诉记者,在制度设计上,让村集体经济布局入股,推举村支部书记担任监事,每月查账,合作社随时接受监督。

重庆:“新农人”创富新农业

  “没想到效果特别特意好,农民有了干劲,管理人员少了,各方都受益。”王云成说。